Having This Ministry

世界爭戰與召會的關係

(摘自《倪柝聲文集》第二輯第二十五冊,第一百三十九篇
講時:一九四○年十一月九日;講地:上海)

讀經:太二四4~14,徒四25,來十一5~6

有許多人注意末期的豫兆是甚麼,也許有許多人說答案是在馬太二十四章四至十四節。不錯,主的確在這段話裏說到世代末了的事。今天人所注意的乃是這個民與那個民,這個國與那個國的爭戰。然而我們要看見說,無論這些爭戰是如何,是民攻打民,還是國攻打國,結果總只有一個,就是神的兒女遭殃,神的兒女受苦。打仗時,總有兩邊;從屬靈的眼光來看,也只有兩邊。而這兩邊的一邊是基督徒,就是召會;另一邊則是相對的各國,他們都是聯合的,叫神的召會受害。無論那一國勝或敗,都不算大問題,神的子民纔是焦點。中、日之戰,受虧的不是中國或日本,乃是神的子民。德、英之戰,受苦的不是德國或英國,乃是神的子民。因此主在馬太二十四章九節說,『那時,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裏,也要殺害你們;你們又要為我的名,被萬民恨惡。』人是看說,那一國得勝,那一國失敗;但神乃是看說,無論那一國得勝,那一國失敗,神的兒女總是受苦。

世界戰爭的屬靈意義

今天的世界一塌糊塗,民攻打民,國攻打國,到處有爭戰、饑荒,這些乃是撒但的作為。以世人的眼光來看,國與國因敵對而爭戰;但在神看來,他們乃是聯合一起的。歐戰爆發前,有一位英國弟兄來信說,戰爭一來,不知在英國的基督徒能剩下多少。這是因為基督徒在戰爭的事上,不能與人一同有分。

我們需要看見,戰爭乃是背後的撒但所管理的。真實的說,國與國打仗,不是一國把敵國打倒,乃是敵對的雙方叫基督徒跌倒。戰爭的結果並非德國、英國、中國或日本倒了,乃是基督徒倒了。撒但的目的乃是叫基督徒跌倒。戰爭發生時,基督徒必須看見這一層屬靈的意義。

主在馬太二十四章十三節接着說,在這種戰爭、災難之中,在基督徒被恨惡之時,『忍耐到底的,必然得救。』主又說,『這天國的福音,要傳遍天下,對萬民作見證。』在戰爭時,神的兒女要受逼迫,所以要忍耐;但另一面,我們仍要傳福音,我們仍要向外邦人作見證。我們的見證雖不能在別國或別處傳開,但至少在這個城市要傳出去。這天國的福音總要一直傳,直到傳遍天下,末期纔會來到。

世界敵對基督與基督徒

行傳四章二十五節是引自詩篇二篇一至二節的話:『外邦為甚麼爭鬧,萬民為甚麼謀算虛妄的事?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,臣宰一同商議,要敵擋耶和華,並祂的受膏者。』外邦為甚麼爭鬧?為甚麼謀算?他們的爭鬧、他們的謀算,目的乃是要剪除基督。主在世上時,希律和本丟彼拉多,攻擊神所膏的基督。今天肉身的基督雖不在世上,但祂在所有的基督徒裏面;所以今天外邦的爭鬧、謀算,就是對付基督徒。

今天的世界,表面上看有許多集團、許多國家,但今天晚上我盼望你不是想到德國、日本、英國或中國,乃是要看見你是基督徒;外邦爭鬧,萬民謀算虛妄的事,在神看來,他們乃是攻擊基督,攻擊神的子民。希律和彼拉多原來彼此有仇,但他們在把基督釘十字架的事上,乃是同心的。外邦人與猶太人以為,他們在五旬節時已經聯合在一起;但神乃是說,在基督釘十字架時,外邦人與以色列民就已聚集起來,一同攻擊基督,攻打神的兒子。

召會需要禱告

我不知道要怎麼說這件事,因為這件事實在不好說。我只能這樣說,在上海的召會需要一直禱告,求主管理世界上所發生的事或將要發生的事。一旦戰事發生,不知有多少人要失業,地價要下跌,黃金要奇缺,銀行要關門,人不知要用錢換甚麼東西擺在口袋裏。攻擊的事若是發生,損失的乃是召會。基督徒不是受虧,就是跌倒;若不是物質受損,就是靈性受損,總有一方面受虧、受損。在這些日子,我們沒有工夫去玩樂,我們要專一的禱告。陰府只有一個目的,就是使基督徒受難為。一九四○年的前途非常黑暗。基督徒的眼光必須擴大,看見這次世界戰爭的目的為何,結果為何。至少從今晚到明年春天,也許有大的變動。我們若有一點力氣,都要放在禱告中。求神管理一切的局面,叫神的兒女不至於跌倒,並叫福音依舊能彀廣傳。